重口味

《雪人》尤·奈斯博 (挪威) 文艺的标题文艺的封面,内容竟然是凶杀凶杀不停的凶杀…… 《侏罗纪公园》1-2部:迈克尔·克莱顿 整体来看是典型的西方商人没事找事,科学家拖着一帮累赘拯救世界的故事。但是细节中有很多新的科技成果和摄像,挑战完善世界观哦 《侏罗纪公园2:失落的世界》 《盗墓笔记》1-8部:南派三叔 因为太好看太长了,所以特地整理一下目录和Highlights 《聊斋志异》和《阅微草堂笔记》里面都是坊间狐怪传闻什么的,清洁不血腥,但是三观严重不合,有点像《烈女传》《忠臣传》这种玩意的鬼怪版 《笔记》里一共四部,每个小故事约几百字,竟然没有情节相似或者重复,真心是八卦界里的良心之作      

Continue reading

东野圭吾之剧透剧透

《解忧杂货店》是入东野大坑的第一本书,框架设计很棒,内容也很不一样,妥妥的暖心之作啦 《虚无》是探讨对犯罪嫌疑人对家庭的影响,讲真感觉标题还不错哦,但是内容和标题的衔接略生硬 关于《白夜行》,只能说读完整本书后就不能直视封面了,还有各路解读棱是把凶杀推理变成了爱情故事。 《新参者》!好多小故事!古街的每户人家都有故事!  

Continue reading

真幌站两个闯祸大叔

“真幌站前三部曲”  三浦紫苑(日) 《多田便利屋》是第一部,也是最好看的! 多田启介是便利屋老板大叔,行天春彦自称是附在便利屋的地缚灵哦哈哈,其实完全是赖在同学家里默默的为自己疗伤吧。 由良是可怜的小孩子,总是被大人欺负 星,是可以骑车机车去买菜的家伙吧,一本正经的混社会的少年毒贩 行天总是把任何事情都任性的搞砸然后默默的拉上多田去收拾残局,即使是在胡闹或者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也总能从字里行间读出满满的欢乐 说起来可怜的行天从小被当做邪教未来教主的变态方法培养,多田又因为意外切掉了行天的小手指内疚到整个人生灰暗暗的。 但是两个可怜的大叔虽然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一团糟啦,因为老人小孩子和大叔一直在一本正经的胡闹呢。

Continue reading

the collection of short stories

<From under the overcoat> By Sue Orr, February, 2011 This book is a collection of short stories written in a modern way but inspired by classic ones, sort of a tip-hat thing. Journeyman:After <boule de suif >(中文名羊脂球) David & Trudy 的儿子因为基因缺陷盲聋,而且会不停尖叫,文章主要描述高尔夫天才David在一场和朋友一起高尔夫主题旅行中各种不停关于钱的纠结。 Highlight: David 在车里看到一个妈妈拖着邋遢小孩走路,想起儿子的Fifty-fifty。 The Open Home: After <The Doll’s House>  by Katherine Mansfield 关于妈妈卖掉老房子的前前后后 Highlight: Karori 的女人竟然有统一的穿着 Worms: After<The […]

Continue reading

四方食事

《至味在人间》陈晓卿 至味的插图特别能唤起童年,讲的都是家里面的吃食。 《人间草木》《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 草木还挺好的,生活这种选编今后真实在也不要看了。 《随园食单》袁枚(清) 上面一本书里汪曾祺说《随园食单》里的食谱都是道听途说的,所以算不上真是正完美。但是凭良心说,这里面千奇百怪的吃法真心是跟“腐朽的清朝”完全不搭界啊完全。 食单里有一些特别明确的看法“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禀”还有一些奇怪的禁忌。最大的特色是语言风格,一点不急躁,也没有炫耀,只是温和的介绍一下有有个什么东西有个这么吃法,心情会变好哦。 《吃的美德》朱立安‧巴吉尼 (英) <The Virtues of the Table>  by  Julian Baggini 内容相当丰富,可以看着玩,但是要无视这个真心失败的名字。虽然都是些与餐桌有关的知识和联想,但还不算漫无边际。作者对周围的世界和一些人的选择的看待角度很独特,从没有横加指责,会以相当开放的宽容介绍正反观点的不同论据,集哲学、百科、八卦、美食、健身为一体的小书,内容不算严肃。   《茶经》陆羽(唐) 一段文字需要再翻两页的注释才能看得懂那些奇怪的字,但是读过此书再看茶,就会发现难读懂的书真的会以光速忘记。

Continue reading

damn happiness 尘世的幸福

  《爸爸爱喜禾》   这里的爸爸是蔡春猪,儿子是喜禾,爸爸爱喜禾,但是喜禾爱的却是茶壶盖。 自闭症和忧郁症,到底是生理引起心理状况还是反过来,并没有一个确切清晰的定论,但是也的确还没有办法帮助这些小众融入大众。 其实严格说起来用“帮助”这个词是有点一厢情愿的,自闭症的小孩内心可能是喜乐,或者是空白,或者是其他,但是未必都比普通人的状态更浪费生命。 “They all looked so damn happy to me. Why couldn’t I look like that?” (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 We couldn’t feel the feeling until the time we went through it. I mean, we can learn to describe it using a lot of words which would also be used by the one […]

Continue reading